最後一次,我們以學生身份參加的校慶。

 

 

很驚人的,久未進過前三名的大隊接力,這次跌破眼睛的得到季軍…算是畫下一個完美句點﹖

 

不知道大家為什麼這麼討厭看自己的影片﹖反正丟人都丟過了,丟得比現在還慘勒,但是反而現在反抗得比較嚴重,難道以往慘事不堪回首嗎﹖枉費我多日剪接的苦心﹙獨自飲淚ing…﹚。

 

不曉得大家覺得下午的演唱會好聽嗎﹖﹙低音喇叭開太大聲,根本完全徹底聽不到台上在說啥﹚

 

徵求今日照片中。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