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勞德是一個偏遠小城中魔法師公會的會長,霸佔這個位子已經有二十年之久。正因為如此,他將公會裡財務流動的情形了解得十分透徹,貪污對他而言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不只如此,他還常常假借各種名目課徵稅收,導致小城民不聊生,一年之中的收成至少有七成要上繳給魔法師公會。在城裡,骨瘦如柴是各個居民的基本外觀,看到有人餓死街頭也不算什麼稀奇事。

    其實,居民並非不想反抗。五年前,一名農夫召集了鎮上所有的青壯年男子,聚集到魔法師公會大門前,打算逼克勞德下台,聲勢十分龐大驚人。

    不一會兒,克勞德站到了公會二樓的看台上,俯視廣大的人海。底下的群眾看到人民頭號公敵站出來後,紛紛大聲叫囂,內容不外乎就是要他下台之類的。

    克勞德沉思了一陣,嘴巴微張,像是要說些什麼。只不過很快的,那變成了一抹冷笑,他高舉法杖,開始低聲頌咒。

    即使是克勞德這樣的人,做了許多人神共憤的惡行,諸神也未曾收回祂們賜給克勞德的力量—魔法,反而使它成為屠殺、迫害一般平民百姓的絕佳工具。

    公會門口馬上成了人間煉獄,不少求饒聲與尖叫聲從人群中傳了出來。但轉眼間,鴉雀無聲,因為已經沒有人可以發出聲音了。

    克勞德看著底下大火肆虐後的痕跡,陰陰奸笑著﹕「螻蟻再多也還是螻蟻……怎麼可能威脅到我﹖」

    到了此刻,鎮裡的人算是徹底絕望了,再也沒有人敢反抗克勞德的權威。

 

    直至現在,克勞德在小鎮裡範圍,真的可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今天,克勞德坐在公會的會長室裡,一邊享受紅酒,一邊回想這幾年的「豐功偉業」,想到得意之處還會忍不住大笑幾聲。

    可是過了沒多久,他就發現不對勁了。差不多才傍晚時分,但公會裡卻一片死寂。

    「該不會是集體翹班吧﹖這樣的話一定要扣他們薪水。」當克勞德想到可以將公會成員的薪水納入自己的口袋時,忍不住捻鬚微笑。

    突然間,大門無聲無息的打開,橘紅夕暮隨即灑入室內,穿著斗篷的身影同時出現在門口。

    「是誰﹖」克勞德馬上察覺到異狀,拿起法杖對著門口的人。

    斗篷下的人影沒有答話,只是靜靜的從斗篷下拿出一件物品。

    「沙漏﹗﹖」克勞德看了一眼便知道那是什麼。只不過奇怪的是,裡頭竟然空空如也。

    「奇怪﹖空的沙漏有什麼用途﹖算了,先解決那個人再說。」克勞德在心中暗想,並開始低頌咒語。

    就在此時,站在門口的人影將沙漏翻轉過來,一步一步走向克勞德,同時抽出一把短劍刺向他。

    就在那人影走近之時,克勞德驚覺,沙漏並非空無一物,如果仔細看,會發現裡頭其實裝著一粒細小的沙子。

    其次,那粒沙子落下的速度,是微乎其微的慢,彷彿那粒沙永遠不會到達沙漏的另一端。而克勞德也發現自己和那粒沙一樣,看著眼前的短劍接近,但自己的閃避動作卻極為緩慢,幾乎等同於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劍鋒刺入胸口。

    視線漸漸被鮮血染紅。在倒下的過程中,克勞德仍然一直在注視沙漏裡的那粒沙。直到他完全失去意識的那一刻,那粒沙還是沒落到沙漏的盡頭。※

 

 

那穿著斗篷的人到底是誰﹖

那沙漏又究竟是什麼東西﹖

克勞德被殺後又會有什麼變化﹖

請待本日下午五時發表的第二章【黃昏】揭曉﹗

還有,記得留言喔。留言留更多,空夜才會寫更多~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咪老虎分不清
  • 頭香0.0
    一小時發一篇=口=強呀
  • 不,是之前已經打好一點五章,
    待會在把剩下的零點五章打完......

    我沒那麼神啦!

    楊純祐 於 2011/10/10 16:27 回覆

  • 黑血 † 雷犽燄魂
  • 二香
    快打吧
    等一下我不能上就會錯過了
  • 打完了,在校對了。
    會準時發文滴~

    楊純祐 於 2011/10/10 16: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