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黃昏﹗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人﹗克勞德被殺是因為實力不濟,跟黃昏一點關係也沒有﹗」站在講台前大聲說話的人,是火系魔法師西門,同時也是羅格納魔法學院的老師。

    「老師,克勞德至少也有中級魔法師上階的實力,可是他被殺時除了胸口致命傷外,一點外傷都沒有,就連旁邊也沒有打鬥的痕跡。」

    「而且如果不是黃昏,還有誰能有這種能力做到這點﹖」坐在前排的學生紛紛提出質疑。

    「黃昏」出現在大約一年前,能力不明,強度不清楚。但他所殺的人無一例外,全部一擊斃命,且死者都有中級魔法師上階以上的實力。

    由於他殺的人都作惡多端,濫用魔法欺負百姓,因此他在一般大眾中極受歡迎。雖然沒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但大眾都將他當成英雄般崇敬。

    坐在教室中的學生一個一個加入討論,教室內也愈來愈嘈雜。

    只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中,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學生似頗為無聊的望向窗外。

    那位少年看起來頗為俊秀,但眼神有時會透露出不符合他年紀的銳利光芒。他的脖子上掛著一條連著沙漏的項鍊。奇怪的是,沙漏裡看不到任何沙子,因此看起來就像是沒有任何功能的裝飾品。

    「安靜﹗安靜﹗」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氣急敗壞的大吼。「關於黃昏的話題到此結束。現在開始繼續上火球術應用法,課本第六十頁,上一節課講到火球術是……」他開始淘淘不絕的講課。

 

    「夜前,你覺得呢﹖黃昏的事情是真是假﹖」坐在倒數第二排的憂克轉過頭來詢問夜前。

    「不知道,沒實際看過誰也說不準。」夜前下意識的撫摸胸前的沙漏掛飾。

    夜前總是有一種感覺,他覺得憂克這個人絕對不簡單,而這種預感居然漸漸的有成為事實的趨勢。

    夜前發現憂克啟用魔法時,竟然沒有一絲魔力的波動。或許是他隱藏得很好,不過夜前卻更堅信另一種預測,他認為那是異於魔法的體系,而且不存在於這世上已經很久了。

    不過,也用不著拆穿他。畢竟朋友一場,而且……

    「繼續發展也許會很有趣﹗」夜前心中想著。

    「抱歉,我得走了﹗」憂克著急的說完話後,手上噴出強烈的氣流,一瞬間就飛到了教室門口,像是在逃難似的跑走了。

    夜前轉頭一看,發現了憂克著急的原因。

    「可惡﹗又讓他跑了﹗」滅月團的團長氣急敗壞的大吼。

    「滅月」是「毀滅月下老人」的簡稱。為了抵制情侶的產生,他們不計一切手段達成目的。這個組織有許多豐功偉業,而最近的壯舉則是「黑色星期五」事件。

    今年的情人節,在那個星期五的早上,學校前廣場有不計其數的「高賽」排成了心形的形狀。看到那個場景的學生,拿到情人節巧克力時都當場吐了出來。據說造成至少十對情侶分手,三十人告白失敗。

    雖然沒有確切證據,但大部份的學生都清楚是誰幹的好事。想也知道,也只有「他們」會有那種行為。

 

    「夜前,你怎麼沒看好憂克,讓他跑了呢﹖」找不到目標的滅月團團長將茅頭轉向夜前。

    不過,在夜前回答之前,他已經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唉﹗芙蘿菈小姐怎麼會看上那個憂克﹖他也只有臉能看啊﹗」滅月團長看起來頗為婉惜。

    芙蘿菈是羅格納魔法學院的校花。可是就在幾天前,她忽然來到夜前的班上,隱隱約約的表示她與憂克的關係「非常不一樣」,也造成憂克被滅月團盯上。

    不夜前卻覺得,那個女的只是想要捉弄憂克罷了。

    「喂﹗夜前,你可不要像他一樣。畢竟就我所知,女生好像也蠻喜歡你這種長相的。雖然我看不出你這種長相有哪裡好的,不過……」就在滅月團長淘淘不絕時,夜前將手移到胸前的沙漏上,並將它倒轉過來。

    「所以啊,你不要以為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滅月團長講到一個段落,歇了口氣。正打算繼續說時,卻發現夜前已經開溜了。

    「唉﹗果然夜前是和憂克同一夥的,看來以後得多注意他們倆了。」滅月團長搖頭嘆息。

 

    走在夕暮下,夜前腰間的短劍微微震動著,似是在發出歡鳴。

    夜前快步走到空無一人的草地上,拔出掛在腰間的短劍。

    短劍上鑲著一塊黃水晶,在夕陽的照耀下,橘紅色的光芒閃亮耀眼。

    夜前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揮舞短劍。假如有其他人在場,必定會萬分驚訝,因為夜前揮舞的速度已遠遠超越一般人所能的極限。

    劍影交織成一片光網,點點金光看起來十分美麗,但也危機重重。只要有人靠進,立時化為肉泥。

    過了一陣子,夜前舞動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短劍上的震動已經停止,但上頭黃水晶發出的光芒卻比方才還要鋒利了三兩分。

    像是要試試短劍的鋒利度,夜前走到一塊大石之前,將鋒刃朝地,接著讓它自由落下。

    只見短劍無聲無息的沒入石頭內,直到劍柄碰到大石頭才停了下來。

    「呼﹗」夜前長長呼出一口氣,將短劍拔了出來,掛回腰上。

    「下次來試試鋼鐵好了。」夜前自言自語,離開草原,回到了鎮上。

 

    點燃家中的油燈,夜前走向一個相框。

    「夕,我回來了。」夜前用罕見的溫柔語氣,對著相片中的人說著,手掌撫摸著相框邊緣。

    相片裡的人物是一位七、八歲的少女,年紀雖然不大,卻已是個美人胚子,正對著鏡頭開朗的笑著。

    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她胸前的沙漏掛飾與夜前現在掛著的一模一樣。

    「夕,妳討厭的那些壞蛋魔法師,我已經幫你解決掉一些了喔。」

 

    「妳最後的願望,我一定會幫妳達成。」夜前的眼睛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憂克究竟是何方神聖﹖

那削石如削泥的寶劍又藏著什麼秘密﹖

滅月團與夜前間又會發生什麼事﹖

請待1023日發表的第三章【天空】揭曉﹗

還有,記得留言喔。留言留更多,空夜才會寫更多~

創作者介紹

•如宏齋 •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雨✖甜兒
  • 好看!加油!
    ..推錯- -
    看錯了
    抱歉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