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憂克有氣無力的向夜前打招呼。

    他連續幾天都是這副德性,該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夜前心中猜測,不過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向他問早。

    「唉﹗」憂克又重重的嘆了口氣,像是又在抱怨老天的不公。

    夜前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好向他搭話,時間便在沉默中一分一秒的過去。為了打破沉默,憂克轉過頭來,打算與夜前聊天。

    可是一轉過頭,憂克卻看到夜前目瞪口呆的望著前方。憂克順著他的眼光看了過去,發現老師已經進來教室了。

    但夜前不可能是看著老師,憂克眼光又掃視了一會,原來老師身後尾隨著一位少女。

    太像了﹗夜前的心頭似被狠狠敲中。假如沒發生那件意外的話,她長大以後的樣子應該也會跟現在這名少女一樣吧。

    柔順的棕色長髮以絲帶紮成馬尾,深邃的眼眸閃著光芒,曼妙的身材深深吸引大家的目光。

    憂克有些壞心的笑了一笑,似乎了解夜前在想些什麼,沒說什麼,便轉頭回講台。

    夜前起初有些失態,但當他看見她的眼睛時,馬上又平靜下來。「她不是夕,夕的眼睛是美麗的金黃色,才不是這種天藍色。」夜前告訴自己。

    但回復平靜的夜前又暗想,她們兩人會不會有什麼關係。畢竟長得那麼像,任誰都會懷疑。

    男學生看到這一位美女,早就開始竊竊私語。女學生則是以嫌惡的眼神看著男學生。

    「這位是我們的新同學,請妳自我介紹。」駝背的老魔法師用粗啞的聲音對她說道。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天空·德·拉特西絲,大家可以直接叫我天空。」說完後甜甜一笑。

    「好~﹗」大多數男生都被這一笑迷得神魂顛倒,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一聲。女生看男生的眼神多了點輕蔑。

    「自己挑喜歡的位子坐吧﹗」老魔法師說完後,打算繼續上課。

    天空點了點頭,便朝教室後面走去。當她走到最後一排時,忽然一個踉蹌,隨後跌往夜前的方向。

    這時,夜前發現,天空揮向的他的手指內夾著許多小細針。

    夜前冷笑一聲,將胸前的沙漏倒轉過來……

 

    揮向夜前的手依舊快速,不過夜前更快,迅速抓住了天空的手掌,讓她不至於跌倒。

    當天空看夜前像個沒事人似的時候,微微露出驚訝的表情。隨後翻開手掌,卻發現細針全都不翼而飛。

    「沒事吧﹖」夜前假裝關心,實際上卻在諷刺她。

    「嗯嗯,沒事的。」只見天空臉色變了變,但隨後又恢復微笑的臉,坐在夜前的隔壁。

    「真不愧是黃昏呢﹗」天空輕聲說道。

    夜前的心頭震了一下,但表面上不動聲色。

    但天空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帶著微笑繼續上課。

 

    下課後,天空旁邊理所當然的圍了許多人,夜前略感煩躁,便走出教室,坐在校園前廣場的樹蔭下。

    「她到底是誰﹖」夜前不斷思考這個問題。

    過了不久,有個人有向夜前,並坐在他的旁邊。

    「憂克……」夜前無奈似的嘆了口氣。

    「怎麼啦﹖是不是有戀愛的煩惱﹖放心,我一定會支持你﹗」憂克露出燦爛的笑容。

    你只是想要讓滅月團的茅頭轉向其他人吧。夜前心中想著,但嘴上沒有說出來。

    「才怪,別亂猜。」夜前回復了以前的冷靜。

    「哦,是嗎﹖」憂克笑得依舊燦爛「可是我看你一見到那個轉學生就呆住了,難到不是一見鍾情﹖」

    「那是……」夜前頓了頓「……算了,說了你也不懂。」

    說完後,夜前站了起來準備回教室。

    「兄弟﹗」憂克叫住夜前「不管怎樣,好好把握機會。」

    他還是沒搞懂嘛﹗一向沒有情緒的夜前,此時竟有點不滿。

 

    踏著沉重的腳步回到教室,夜前發現,不論男女,天空已與他們打成一片。

    融入人群的能力相當了得啊﹗夜前想著。

    經過天空身旁時,夜前警戒的看了她一眼。但此時天空正好回過頭來,對上夜前的那一眼。

    但隨後夜前馬上錯開視線,裝作什麼事也沒有。

    坐回座位時,天空輕聲說﹕「放學後,羅格納草原。」細如紋蚋的聲音馬上被嘈雜的環境覆去,卻早被夜前聽得一清二楚。

    「喂,聽說四班來了個超可愛的轉學生。」

    「哦,和芙蘿菈小姐比起來,哪個比較好看呢﹖」

    「據說是不相上下。」

    「那就得去看看了。」

    「那當然,尤其現在芙蘿菈小姐被追走,目標當然要轉向新來的學生囉﹗」

    「真的假的﹗﹖被追走了﹖那滅月團沒出動嗎﹖」

    「聽說是一個叫憂克的,落跑超快,滅月團根本抓不到他……」

    「……」

    周圍的學生不斷討論天空,夜前彷彿沒聽到似的,只是快步向前。

    其實夜前的內心不像他表面那麼冷靜。想起那張與夕相似的臉,夜前的心就一陣痛楚。

    「她不是夕,她不是夕……」夜前內心不斷告誡自己。

    眼神恢復一貫的冷漠,夜前繼續朝著草原前進。

 

羅格納草原

    夕陽照在天空的身上,身前拖出長長的影子。

    「妳找我來有什麼事﹖」夜前劈頭就問。

    「不用那麼緊張,聊一下吧。」天空微微笑著回答。

    「你難道不好奇,我知道你是黃昏的事。」

    夜前緊抿著嘴不回答。

    見他不回答,天空倒也沒有生氣,只是自顧自的說了下去。

    「你之前殺的魔法師,其中一位,他的血液中流動著詛咒,而他的詛咒……」天空頓了頓「……是我母親下的。」

 

      見她說到這裡,夜前心中倒也有些名目了。下詛咒的人自然可以感應到詛咒位在何方。感應詛咒的技巧傳給她女兒自然也不稀奇。

    夜前看到自己的短劍,血跡洗得掉,詛咒可沒那麼容易。

    「看來以後得小心點,不然找上門來的人會愈來愈多。」夜前暗想。

    「妳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夜前問。

    「我想委託你一件事,」天空眼睛透露出陰鬱的神色「請你殺掉我父親。」※

 

 

天空的背後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她又為何提出這驚人的委託﹖

夜前又會不會同意呢﹖

請待1112發表的第四章【委託】揭曉﹗

 

祐仔按:抱歉這次是我拖稿......

創作者介紹

•如宏齋 •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特洛伊波頓
  • 嗨~
    純佑
    你回來ㄌ嗎?
    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你在小說討論區留言ㄌ
    希望你有空就來留言喔~
  • 其實都有默默逛啦,
    感謝你的用心經營~~~

    楊純祐 於 2012/01/02 18: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