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殺了我父親。」

    一陣沉默,惟有蟬鳴唧唧。

    過了許久,夜前終於開口了。

    「是嗎……」

    天空沒有回答,只是僵硬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不只長得像,想做的事也一樣嗎﹖看著天空渙然的眼神,夜前知道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既然無法阻止,那就由我來做吧﹗

    「好,我接受。」黑色的深邃眼神,注視著天空。

    天空猛然抬起頭,眼睛裡蓄滿了淚水。「……謝謝。」天空以衣袖擦了擦眼角「關於委託的酬勞,這個……送你吧。」

    她從腰上解下一把短劍,遞給夜前。夜前瞄過一眼,身體頓時僵住。

    「……湛藍海洋。」

    「沒錯,與你那把『沙漠的黃昏』是一對的短劍,現在送給你。」

    「關於任務詳情,妳明天再跟我說,我先走了。」夜前將短劍繫回腰上,準備往鎮上走去時,天空叫住了他。

    「等等﹗」天空雙唇微張,似是有話要說「……算了,沒事。明天見。」

 

    躺在床上,夜前的腦子不斷運轉,今天帶給他的驚訝太多了,讓他腦筋有些混亂。

    「夕,她好像妳啊。」夜前對著照片說道。

    雖然知道她不可能是夕,但夜前還是看著照片裡的金色眼眸,嘆了口氣。

 

清晨,海岸邊

    在大部分人都應仍在沉睡的時辰,有個人正雙手各持一把短劍,似乎是在練習劍術。與其說他在練劍,不如說在跳一曲絕美的舞蹈。但由於揮舞太快,只能在刀光劍影間略看見一點身影,且只要靠近一點,便會發現一點聲音也沒有。

    夜色的秀麗短髮飄逸,黑瞳目光如電。有著俊美但顯得有些孩子氣的臉龐,不過俊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惟冷漠而已。

    忽然間,他用力地往位在海岸邊的一塊大岩石揮去。看那短劍的長度是不可能碰得到岩石的,不過卻有一道耀眼光芒從短劍前端延伸出去。當那道光芒觸及岩石之時,沒發出任何聲音。不一會,岩石上層無聲的滑落海中,可以看得出切面平亮如鏡。

    「呼……」夜前長長吐出一口氣,將短劍繫回腰上,隨後坐了下來。一道人影此時走到夜前身旁。

    「早安。」天空微笑著說,昨天落寞的神情消失得一乾二靜。

    天空坐了下來,也不開口。過了許久,她才說﹕「你……不會想知道原因嗎﹖關於我委託你的事。」

    「我們還不熟,妳不說也是應該的。」夜前淡淡的說。

    天空笑了起來,輕笑一陣後,她輕聲說﹕「謝謝。」

    夜前不置可否,將頭髮隨意往後一甩了起來,站起身來準備要走。

    「等等﹗」天空叫住夜前,並走到他身後。

 

    「真是的,儀容要整理好嘛。」天空用手指幫夜前順了順頭髮,並幫他重新撥好。

    「妳……認識夕嗎﹖」夜前似乎回憶起什麼,眼神露出了一絲柔情。

    「嗯……不認識哎。」天空想了一下才回答「好了,等會見吧。」

    夜前站在沙灘上,剛剛有一瞬間,天空的形象與記憶中一個小女孩的形象重合了。夜前又甩了甩頭,像是要把這念頭甩出腦海。

    緊握胸前的沙漏,夜前頭也不回的離開沙灘。

 

羅格納學院

    夜前座位的隔壁,也就是天空的座位上,放滿了信及禮物。夜前看到之後,也無法抱怨什麼,只是默默坐回位子上。

    不久後,教室的門打開,天空走了進來。看到夜前要打招呼之時,發現自己的座位變成一座小山,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兩秒。

    「早…早安。」天空笑得有些勉強。夜前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班上的人都眼神有些以異樣的望向這邊,女生是羨慕交雜了些嫉妒,男生則是以熱情迫切的目光看著天空。

    天空嘆了口氣,打算開始「愚公移山」之時,一封信從小山上掉了出來。天空撿起來看了一下,隨後,似笑非笑的望向夜前。

    「夜前,你有寫信給我﹖」

    「並沒有。」夜前淡淡的回答。

    「可是上面的署名是夜前。」天空舉起手上的信。

    夜前的臉不禁抽搐了一下。他從天空手中接過那封信,抽出裡面的信紙瞟了一眼,裡面盡是些告白之類的話,看得夜前火大起來。

    「死憂克,最好是不要給我抓到把柄。」夜前內心暗罵,不過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信紙此時已經消失,一把細沙從他手中灑了出來。

    「請妳當做這件事沒發生過。」夜前這句話說得急了些。之後,天空眼睛骨碌碌的轉了轉,隨後笑了起來。

    「那可不行。」天空輕聲說道,然後……

    「各位同學,我決定接受夜前的告白,從今天起,我和他就是男女朋友了。」天空笑著說完後,看了看夜前。

    夜前原先冷淡的臉變得陰沉起來。男性全部傳來殺人般的眼神,女性傳來的眼神則有些複雜,有失望的,有鬆了一口氣的,但有幾個女生卻傳來與男生一樣的眼神,嘴裡還喃喃念著﹕「天空姊姊天空姊姊……」

    滅月團長此時不負眾望的站了起來,走到夜前身旁說﹕「恭喜你們。」團長使勁的拍了拍夜前,同時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警告他﹕「等一下你就死定了。」

    夜前的手已經按在劍柄上,準備要殺人滅口,卻發現憂克站在門口看好戲,他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憂克緩緩走近夜前,笑著說﹕「真有你的,兄弟。人家轉學過來才一天,你就把她追走了。」說完後,眼睛還得意的眨了眨,好像做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

    「我想,芙蘿菈同學一定不介意和我交流一下。」夜前的語氣還是淡淡的,淡淡的殺氣。

    說完後,憂克的得意的神情轉變成了哀求,但夜前沒有搭理他,目光轉向了窗外。

 

羅格納草原

    「呵呵,別生氣了啦。」天空雖然是在道歉,卻不斷的笑出聲。夜前已經一整天沒與她說話了。她道歉完,夜前還是像沒聽到似的,不停下練劍的雙手,繼續揮舞。

    不過,想起今天發生的事,天空就有一股想笑的衝動。在教室門口被圍堵一次,廁所被圍堵三次,校門口被圍堵一次,不單如此,其他大大小小的圍堵加起來超二十次。不過每次的結果都是夜前毫髮無傷,而其他人卻倒成一片。

    轟﹗草地上被擊出長約三公尺,深一公尺的巨大裂縫,夜前停下揮劍的動作,將短劍繫回腰上。

    天空此時走到夜前的身旁,遞給他一條白淨蓬鬆毛巾,這個動作讓夜前愣了一下,便接過毛巾。臉色不恢復成平常冷淡的模樣。

    「不過,你今天沒有當場否認,我很開心喔﹗」

    「什麼﹖」夜前疑惑的問。

    「沒什麼﹗」天空轉過身去,隨後臉色大變。夜前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知道了原因。

 

有二十人,蒙著臉,身著黑衣,將他們兩人圍在中央﹗※

 

 

天空的父親究竟是誰﹖

又為何會有二十個黑衣人要圍住他們﹖

天空和夜前又會遭逢什麼危機﹖

請待1203日發表的第五章【禁咒】揭曉﹗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混血☆時_亮羽
  • (雙眼閃閃發光)好想看好想看!
    話說12/03是我朋友生日耶=D
  • 敬請期待喲!
    那就當作你朋友的生日大禮XD

    楊純祐 於 2011/11/15 16:45 回覆

  • 呆呆"炎
  • 真是的~寫好快喔- -我的還定格於CH.19 XD
    我要趕快追上你><

    PS:小說都不自己打齁...- 3 -
  • 追?本齋嚴禁追趕嬉戲......XD

    楊純祐 於 2012/03/05 18:22 回覆

  • 呆呆&quot;炎
  • 嚴禁追逐嬉戲喔...
    那我繼續定格好了=ˇ=
  • 這才乖嘛~!(?

    楊純祐 於 2011/11/16 19:29 回覆

  • 綠番薯
  • 你部落格版面很美喔
  • 多謝誇獎~
    為了配合部落格標題。

    請多來逛逛喔!

    楊純祐 於 2011/11/16 20:10 回覆

  • 綠番薯
  • OKOK
  • THANK YOU~~!
    你的也不賴喲。

    楊純祐 於 2011/11/16 20:29 回覆

  • 許某
  • 聽吾弟說你長高不少.恭喜啦!!
    至於我的成績....只能"唉"一聲了
    沒關係.人生是光明的!我會進步的!
    聽說你在學校過得還不錯
    我們都加油吧~
  • 嗨嗨嗨!
    反正貴校高手如雲,也不必太『唉』啦,
    如果你來咱校,第一名當然是你XD。
    大家一起加油~!

    楊純祐 於 2011/11/26 09: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