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聯誼



  走到班上,我看見每個人都在交頭接耳的,不知道是在討論什麼事情。一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旁邊的同學就把頭探過來,向我問道:「你知道嗎?我們班上的那個脫線被『隱』掉了耶!」

  脫線是一個同學的綽號,平時表現有點不按牌理出牌、大而化之,而他本人也不排斥這個稱呼,久而久之就變成他的專屬代名詞。

  P.S.「隱」則是此次連續失蹤事件的專用名詞,有人說是「神隱」;有人說是「鬼隱」,為了避免詞面上的混亂,所以一律只用「隱」稱呼。

  「脫線?怎麼會是他?這樣一來班上就少一個活寶了,看來這無聊的學校生活又要變得更無聊了啊!」在心裡為脫線默哀三秒鐘,再為我學校生活默哀三秒鐘。嗯,天空依然蔚藍,太陽仍舊耀眼。

  「你反應就是這樣?不會覺得害怕或恐慌嗎?」他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讓我有些莫名其妙。

  「害怕?恐慌?為什麼有這樣反應才正常?」我反問道。

  「因為自己的同學都發生這種事了,總會害怕下一個是自己啊!」

  「如果整天都在擔心這個,發生的機率反而會比較高咧!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就交給未來的我去煩惱,我要快樂的活在當下,才會長壽!」我把我秉持的樂天主義傳授給他,順便舒緩一下班上的緊張氣氛。

  「這……好像也有些道理。」頓時,他給人的感覺瞬間改變,從憂鬱小生轉變成陽光男孩。

  鐘聲響起,老師走進教室,班上的同學都停止了關於脫線的話題開始聽老師講課。

  ※  ※  ※

  闔上書包,我嘆了一口氣,一天又結束了,雖然我努力傳播我的樂天主義,但成效還是有限,今天班上的氣氛仍舊有些沉悶。

  「嘿!阿猴你今天要不要和我們去唱歌?」大頭向我問道。

  「好啊,有哪些人要去?」我很乾脆的答應。

  「有你、我、小胖、毛怪、老大和一些別校的女生。」

   「還說什麼唱歌,原來是聯誼喔!難道你忘記我們上次去聯誼發生什麼事嗎?」我想起上次聯誼,再看到聯誼對象的第一瞬間,我們馬上奪門而出,以赤兔之姿一 路跑回家,用檸檬片敷了三天眼睛,才沒長針眼。因為實在沒辦法,她們的長相……太驚天動地了!這讓我們這些初次聯誼的純真少年,在心裡留下無法抹滅的陰 影。

  「放心,這次我有去實地考察,絕對沒問題!」大頭很有自信的說道。

  「那我就相信你吧!」我心想要是有什麼事,終究還是會來的!

  ※  ※  ※

   和他們走在前往KTV的路上,因夕陽照射所產生的身影拖得冗長,走到斑馬線上時,我似乎看見我們五個人的影子震盪了一下。我揉了揉眼睛,再仔細看一次, 並沒有什麼異常,是錯覺嗎?算了,管他的!只是誰也沒看見在我們身後的影子在嘴巴的位置裂開一道白色的開口,就像一抹猙獰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

, , , , ,

楊純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你"留意"了嗎?
  • 我來看你的文章了

    「還說什麼唱歌,原來是聯誼喔!難道你忘記我們上次去聯誼發生什麼事嗎?」我想起上次聯誼,再看到聯誼對象的第一瞬間,我們馬上奪門而出,以赤兔之姿一 路跑回家,用檸檬片敷了三天眼睛,才沒長針眼。因為實在沒辦法,她們的長相……太驚天動地了!這讓我們這些初次聯誼的純真少年,在心裡留下無法抹滅的陰 影。

    我覺得這一段表達的很傳神...
    這一篇感覺不錯看
    就先關注囉
  • 感謝大哥的注目!

    也祈大哥筆耕不輟

    楊純祐 於 2012/04/15 12:30 回覆